影音发烧友第一互动媒体
【图】这里是Göbel Audio Divin Noblesse(中神曲)座地式扬声器_ Göbel Epoque_报价_图片_HIFI说
当前位置:首页 - 品牌大全 - Göbel Epoque - Göbel Audio Divin Noblesse(中神曲)座地式扬声器

Göbel Audio Divin Noblesse(中神曲)座地式扬声器

有问题?点下面:
Göbel Epoque热门产品排行榜 落地式音箱(落地箱)产品排行榜
产品规格参数和简介
Noblesse 中神曲扬声器采用了非常明显的低损耗/低失真的设计,完美地保持着Göbel品牌的传统。此外,它的声音明显也没有什么声学或是音乐方面的个性,无论是它给录音唱片带来的自然清晰度,还是它将音乐能量投射到房间中的方式,都让人想起在真实空间中的真实乐器。是什么让体型如此庞大的扬声器,声音表现却如此灵活轻松呢?它就像任何一款成功的扬声器一样,由许多不同元素组合在一起,协同工作。为了充分享受这样的扬声器,我们需要挖掘更多更深入的东西。
HIFI发烧友对该产品的评说
  • Fourteen 北京市 - 北京市 2001年开始HIFI之旅
    评说于2021-12-28 09:07:17
    购买渠道:评测试用产品
    购买价格: 元人民币

    使用环境/使用时间/与它搭配的产品等介绍:


    详细评说:

    【影音新时代 评测】Gobel品牌凭借其产品与同类扬声器的截然不同,已经在音响界建立了极为稳固的声誉。例如,Epoque Aeon系列扬声器就是围绕该公司独有的极具创新性的宽频带弯曲波平面驱动器而打造,能够仅凭一只单元就能够覆盖160Hz到31kHz的频段。该系列扬声器与一台iPad大小差不多的平面驱动器放置在箱体正中,在平面驱动器的下方或上方搭配多只相同规格的直径6又3/4英寸(或170mm)低音驱动器。同时,光滑的铝制机箱、大量的放射状棱角、急剧收窄的中部箱体,使得Epoque Aeon系列扬声器看起来与众不同。具备包豪斯学院派风格的简洁轮廓,也使得它成为了市场最为独特的设计,任何人都可以一眼把它分辨出来。



    所以,当Gobel品牌推出Divin(神曲)系列扬声器时,大家都深感震惊,尤其是因为这一系列的第一款产品竟然是旗舰Divin Majestic(大神曲)扬声器(每对售价500,000美元)。这款扬声器为“庞然大物”一词带来了新的含义,不仅是因为它的高度达到2.5米(或近7.5英尺),也是因为单只扬声器重量达到了530公斤(1166磅,明显超过半吨)。角度多变的巨大多面体箱体与直径18英寸低音驱动器的组合,使它看起来甚至比上述数字显示的更大,而整个箱体的沙漏形状和对称感更令视觉上极为壮观,甚至还有威武霸气的感觉。这是一套可以主宰任何听音空间的扬声器系统。不过值得欣喜的是,完美无瑕的漆面、双色外饰和平衡的整体比例也让它具有一种近似雕塑般的视觉完整性,从这一点来说它与Gobel品牌已有的扬声器系列并没有多大的不同。但是,在这种外表的巨大差异之下,这两个扬声器系列在设计思维的相似之处是显而易见的。当然,如果是与其他品牌的同类产品作对比,那么就像Epoque Aeon系列扬声器一样,Divin系列扬声器绝对也是与众不同。

    Gobel品牌的故事要从弯曲波驱动器问世之前讲起。Oliver Gobel最开始是在西门子公司工作,作为设计师兼首席工程师为OEM客户提供扬声器解决方案。凭借对于大多数Hi-End音响品牌来说只能做梦想想的高级研发设备,他发明了刚性振膜弯曲波换能器的设计并获得了专利,最终也成为他之后第一批产品的典型标志。2003年离开西门子公司后,Oliver Gobel创立了Gobel High-End品牌继续开发弯曲波驱动器技术,同时创立了Gobel Audio品牌继续他原来的OEM扬声器设计工作(主要是为Grundig品牌等大客户服务)。然而,自2008年以来,他一直专注于自己在Hi-End音响方面的设计。



    弯曲波驱动器为Gobel品牌及其早期产品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这一技术仍然是当前Gobel品牌旗下Epoque Aeon系列扬声器的核心。这一系列扬声器成为了在较小的听音空间中搭配较低效率的系统的上佳选择。然而,为了应对在更大的听音空间中使用体型更大的扬声器系统这一需求不断增长的市场,Oliver Gobel不得不重新考虑自己在扬声器设计方面的思路。

    Epoque Aeon系列扬声器的设计和声音都是机械-电子极简主义的典范:即在尽可能小的箱体中使用最少的驱动器,同时采用尽可能简单的分频器设计,并保持小的体积。由于减少了这么多的原材料、降低了如此大的设计复杂程度,可以有助于打造一个真正的低失真系统,这样的声音表现已经成为了Gobel品牌的同义词。然而,Gobel品牌接下来面临的挑战是,在保持现有设计的音频带宽和低失真度的同时,打造出一个具备更高效率的扬声器系统,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例如,要想增加扬声器的效率,同时保持音频带宽,那么面临的问题就是扬声器需要直径更多和更大的驱动器,以及体型更大的箱体。

    Oliver Gobel并没有被上述问题吓到,他没有采用实心板材共振来产生声音的方式,而是将实心板材用于减少驱动器和箱体本身产生的机械干扰和声音输出失真。也许神曲系列扬声器看起来与Epoque Aeons系列扬声器完全不同,它们也在音响领域占据了属于各自的不同位置,然而这两种设计背后的思路、工程设计和技术从本质上讲是完全相同的。



    此次评测的扬声器不是Majestic 大神曲,而是Noblesse 中神曲,后者是Divin系列中的次顶级型号。它只有5.5英尺高,重量“仅”有260公斤/570磅,关键是只需要两个人就可以拆开包装并且摆放到位。Gobel品牌出色的包装和对细节的关注进一步提升了摆放的便利性。尽管Divin Noblesse扬声器体型仍然比较庞大、让人印象深刻,但整体来讲已经非常接近普通家用扬声器的尺寸了。除了箱体的造型之外,它还采用了与Divin Majestic大神曲几乎相同的材料、设计理念和整体结构,因此从远处看,它很有可能会被误认为是Divin Majestic大神曲。与Epoque Aeon系列扬声器相似,Divin神曲系列中最小的一款扬声器是半高的Marquis 小神曲,它有3英尺9英寸高,也是Divin系列扬声器中最适合家用的型号。

    Noblesse与Majestic一样都具有21Hz至24kHz的频率带宽,不过前者获得这一数字的代价是整体的灵敏度降低了3dB,“仅仅”为95dB。然而在实际操作中,扬声器的音乐性和音色的还原并不能仅仅靠数字来反映,动态、内部容积和声波的投射面积都会产生影响。但是,如果Noblesse中神曲无法与旗舰型号的声音规模(坦率地说,旗舰型号的声音规模极为惊人)相媲美,它的低频表现仍然称得上是音乐皇冠上的宝石。



    Noblesse 中神曲扬声器采用了非常明显的低损耗/低失真的设计,完美地保持着Gobel品牌的传统。此外,它的声音明显也没有什么声学或是音乐方面的个性,无论是它给录音唱片带来的自然清晰度,还是它将音乐能量投射到房间中的方式,都让人想起在真实空间中的真实乐器。是什么让体型如此庞大的扬声器,声音表现却如此灵活轻松呢?它就像任何一款成功的扬声器一样,由许多不同元素组合在一起,协同工作。为了充分享受这样的扬声器,我们需要挖掘更多更深入的东西。

    但在此之前,让我们先来处理一下这对如此巨大而沉重的扬声器给人带来的明显挑战。我曾在许多音响评测中不仅评测了产品本身,也评测了它们的包装。也就是说,制造商投入到产品中的所有想法和努力,都是为了确保产品易于操作和安装:换句话说,就是随产品附带一套帮助用户完成安装工作的工具。这一理念最初是由Wilson Audio品牌创立的,但在过去的10多年里,其他音响产品制造商也纷纷效仿。这并不让人感到惊讶,音响产品的体积越大,这些需要预先考虑到的因素就越重要。当你在摆放一只重达250公斤、有着完美钢琴漆外饰的扬声器时,你最好希望能够暂时停下来思考一下如何应对在普通大小住宅中进行摆放这一挑战。

    幸运的是,Gobel品牌不仅考虑了这个问题,而且还采用了一个非常实际的解决方案,从每只扬声器的运输包装箱开始便已开始执行。有人也许会问了:不是有很多扬声器都是装在运输包装箱里的吗?没错,确实如此,就算它们没有中神曲扬声器那么重,如何把它们从板条箱底部抬出来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在这一点上,Gobel品牌所做的就是采用一个由三部分组成的运输包装箱。当你用手推车或滚轮将扬声器带包装箱移动到合适的位置之后,你就可以移除靠近扬声器底部的包装箱。然后你只需将整个扬声器连包装箱站立起来(使用包装箱内底部附带的泡沫块,以保护地板不受损)。当包装箱保持垂直状态的时候,你就可以解开剩下的包装部分,轻松地取出扬声器。最重要的是,Gobel品牌还对此提供了详细的图文并茂的流程指南。



    一只非常重的扬声器需要精确地移动到合适的位置,然后同样精确地对它进行调整。幸运的是,Gobel品牌的产品安装指南也涵盖了这些内容。中神曲扬声器采用了四只巨大可调节的不锈钢脚钉。与地板连接的圆形脚钉盘具有33mm细螺距螺纹,每只脚钉盘通过三只大型陶瓷球实现相互隔离。水平孔的设计可以让用户使用一只结实的工具,以可观的精准度调整每只脚钉的高度以及扬声器的姿态。同时,扬声器还附带了一套设计巧妙、由圆顶Delrin材料制成的“拖鞋”移动底座,一旦将其安装在每只脚钉之上,就可以轻松地将扬声器滑动到正确的位置。每只“拖鞋”底座的厚度非常小,这意味着当用户移除这些安装辅助设备后,室内的低频响应仍然会保持未安装“拖鞋”底座时的初始状态,而不会发生改变。这些细节意义重大,表明厂家对产品整体细节有着充分的思考。

    中神曲扬声器外形设计最明显的特点就是对称,不仅使用了镜像驱动器阵列,即一对直径12英寸低音单元和两只直径8英寸中音单元上下对称分布在居中安装的Heil AMT高音单元两端,同时复杂的箱体也呈现左右及上下镜像对称,并且每只低音单元的四只低频反射孔也对称分布在单元四周。巨大的箱体由三聚氰胺树脂/木纤维复合材料,经过高压制成,从而打造出一种易于加工、具有良好自阻尼特性的刚性材料。尽管如此,这个完全没有任何相互平行的表面、在关键位置有大量支撑结构,并在内部分为六个独立腔体的箱体造型相当独特,从结构学的角度来看也是一个令人生畏的挑战。

    然而Gobel品牌在完全这项艰巨任务时没有走任何捷径,这一点特别体现在前面板的设计之上。这是一个80mm厚的加强分层结构,由四层三聚氰胺/纤维层压片和三层聚氨酯胶阻尼层组成。对称前面板的不规则外形意味着每只驱动器都安装在前面板的一个单独分层之中,进一步将其与相邻驱动器隔离开来,有效地降低互调失真对音质的影响。同时,一旦前面板加工成型,3/8英寸(10mm)宽的斜侧面会精准地围绕着前面板边缘进行安装,这意味着将要处理16块独立的箱体侧边,同时要通过精密加工,使得每块侧边的四条边的角度都极为精准。厂家何必要费这么大功夫呢?因为只有这种加工方式,才能够保证了箱体表面钢琴漆的完美光滑,更重要的是,即使在最极端的气候条件下,箱体表面也不会出现开裂或脱层。

    极其复杂的前面板设计,只是厂家通过尺寸、比例、配置和材料选择将箱体的谐振特征降至最低的一个例子,也是基于复杂的结构分析和对谐振的理解进行的一个处理方式。这也体现了Gobel品牌对其产品寿命和实用性的承诺。公司在扬声器的外观上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他们希望无论扬声器最终在哪里使用,这种外观也能够一直保持下去。

    驱动器的设计则是另一个厂家关注每个细节的典范,每只驱动器都经过精心优化,以将热压缩降至最低,将机械稳定性提升至最高,同时消除输出失真(特别是在单元的带通范围之外)。直径12英寸的低音单元和直径8英寸的中音单元采用了外形特别巨大并且大量开孔的音圈,搭配采用纤维增强的纸浆锥盆,形成了实现高效率必须的既轻又坚固的振膜。对弯曲波驱动器的体验则是来自于驱动器的外形、锥盆表面采用的涂层、盆架以及定制的悬边,各种因素对每只驱动器的输出和频宽进行精心地调校。减少频宽外的输出,已经在一些来自Wilson、Focal、Wilson Benesch、Vienna Acoustics等品牌的成熟设计中被证明是非常有好处的。



    但在中神曲扬声器上面,系统优化较上述设计更上一个台阶。在每个中音单元箱体背面,安装有一只有弹性的动能消散器,其密度可变,并且经过精心调校使其工作于某个特定频率之下。同时,低音单元箱体采用了多只内置的Helmholtz谐振器,也经过精心调校,可以吸收密闭空气中不可避免会产生的谐振峰。每只谐振器的开口都被陶瓷海绵振膜封住(可以想象成一片巧克力结构的盘片,只不过要结实很多),一片电阻层将声波能量导入到Helmholtz谐振器的腔体之中,避免非线性能量产生反弹。这种方式可以对密闭的空气体积实现更精准的阻尼,并且不需要使用泡沫等吸音材料,由于其宽频能量吸收特性以及与之相关的能量问题,可以压缩陶瓷海绵振膜之后进行反弹,从而让驱动器振膜与反射导向孔实现类似的输出状态。

    可能很多人看到这里都会问自己:为什么我没想到这一点呢?Gobel品牌独有的解决方案的核心便在于:低频反射导向孔本身。如前所述,对称排列在低音驱动器四周的四只低频反射导向孔,提供了平衡的负载,避免因箱体内部的压力差诱发驱动器任何的不稳定或抖动。

    由于中神曲扬声器采用了成熟的Heil AMT高音单元,你可能会认为在高频段没有多少可做的了,但是在高音单元振膜的左右两侧,Gobel品牌仍然采用了定制的技术。高音单元的前面板采用了专利的号角外形,由实心合金块经过机械加工而成,其弧度经过仔细计算,以匹配中音单元的声波投射模式(这是一个经常被低估的要点,常常会导致扬声器分频点附近的频段不够连续)。高音单元标准的后方腔体被被经过精心处理的全新结构和阻尼材料完全取代,使得对驱动器的频率平衡、基频共振和频宽外的输出具有更加有效的控制。所有这些都是高音单元无缝集成到扬声器系统之中并形成一个整体的关键所在。

    中神曲扬声器的分频器并非只是安装在密封的独立箱体中,而且分频器的每个支架也被依次封装在一个密封的盒子中,然后作为一个整体以机械方式与箱体实现完全隔离。Gobel品牌对分频器的诸多部件进行了特殊处理,特别是巨大的空心低频电感,厂家对其进行深度真空处理,再经过环氧树脂浸渍,以进一步抑制机械振动。最后,驱动器和分频器都是采用Gobel品牌自家生产的Lacorde Statement内部线材进行连接。这样来看,我感觉没有什么方面被忽略了,可以说是面面俱到。当前,音响设计师几乎总是受限于某种偏狭隘的视野(将自己擅长的方面优先考虑而不是其他),因此最成功的扬声器设计必然也是最全面的——很少有音响厂家像Gobel品牌将工程设计做到这般全面的考虑。



    请注意,我使用“工程设计”这个词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不仅因为它不仅表示一种行为,也表示一种判断。当谈到音响营销和评测时,“过度的工程设计”已经成为一种赞美的术语。但在许多情况下,这与事实相去甚远。例如对扬声器来说,“过度的工程设计”就像不达标的工程设计那样,会造成绝对的损害以及性能下降。简单地把更多的重量、更多的支撑结构和更多的固定方法堆砌到扬声器箱体之上,就会像用过多的阻尼材料填充箱体内部空间以消除不必要的谐振一样,必然会对音乐性造成破坏。就像超重的箱体会吸收并且缓慢释放声波能量,造成输出声音的模糊和混乱一样,这样的材料堆砌无疑也会破坏扬声器的动态表现。

    相反,上述举例的那种情况下,需要在密闭的空间中以及密闭箱体本身,进行辨别并且消除不必要的谐振,同时,如果你想要有效地处理这种情况并且要防止谐振干扰到其他频率或是失去控制,这几乎是需要外科手术般的精准。因此,随着扬声器的箱体越来越大,这一问题就变得格外复杂,越来越难以处理。这也是为什么如果你考虑到并且可以理解想要从单只大小与读者文摘杂志相仿的硬性平板高音单元,获得控制良好、宽频带的振动输出的必要性时,就应该很清楚相同的知识和技能必须被反向运用,才能够控制不必要的结构谐振。你参考一下中神曲扬声器的设计,然后就能理解为什么一般处理方案是相似的,但实际运用中却完全不同。

    这对扬声器的声音表现让我感到震惊的第一个特征是其干净利落的清晰度,尤其在低频段最明显。与许多其他效率更高、动态响应更快速的扬声器系统一样,中神曲扬声器的低频表现在扎实的基础上又显示灵活、清晰、快速,而不是那种沉闷、厚重和浮肿低频。这和现场表演时的低频表现很像。对于管弦乐队来说,是否会经常带来超过人耳听觉、让人骨骼都为之振动的低频呢?事实上非常罕见。跳舞俱乐部和摇滚音乐会产生的那种可以刺激你在舞池里蹦来跳去的低频全是庞大而谐振充足的扬声器箱体和大量的放大器制造出来的,与音响高保真没有任何关系。

    事实上,Gobel品牌非常努力并且非常有效地消除了产生单音符低频的电子和物理缺陷。你只要听一下几乎所有爵士乐唱片中的低频表现,马上就会明白我的意思。我们可以用查理?明格斯演绎艾灵顿标准的“Mood Indigo”(来自重新发行的45转《Mingus MingusMingusMingus Mingus[Impulse!/模拟发行54]》专辑)一曲为例子。轻松愉快的节奏和看似简单的旋律都由低音大提琴来承载,以稳定、扎实的音高和定位来加强轻松的小号线条。进入到延长的演绎阶段,你可以听到清晰的乐曲模型和乐句,让你忘记了整个音响系统,为流畅灵巧的演奏而惊叹,明格斯以轻微的强调从初始的旋律中演化出单音符或双音符的变化,偶尔出现在其丰富多彩的演绎之中。音符的间距和位置、频率和时间都很清晰,你几乎可以想象出查理的手在琴弦上弹奏。



    中神曲扬声器这种可以区分经常是最为混乱的频率的能力也能扩展到不不同种类的音乐之中。在播放约翰?亚当斯的《颤音环》(极简主义[Erato/Warner Classics出品082564604378]专辑)一曲时,第一乐章“振动与颤抖”贯穿了整个弦乐器的高把位弹奏,直到低音部以一种重复、颤抖、摇摆的状态参与进来,使得整支曲目都为之而振颤。大多数全音域扬声器都能发出深潜入地、几乎从地底发出的隆隆低频来为整个频段打下基础。而Divin Noblesse中神曲扬声器捕捉到了所有低频的飘浮和跃动,完美地再现出了现场演奏的作品所产生令人兴奋的低频能量。同样的,电影《锅匠、裁缝、士兵、间谍》(SilvaScreen SILLP 1369)中精心编排、充满Scandi爵士风格的配乐中,结合了原声、电声和合成低音等多种元素,与歌手迈克尔?基瓦努卡经典的“冷酷的小心脏”(来自Love & Hate [Polydor 02547 83458]专辑)一曲一起,展示出这对扬声器的低频可以毫不努力地超越两个维度(即音高和节奏),进入最重要的第三个维度(即情绪)之中,为每一首曲目提供了扬声器自己单独定义的情感基调,也展示出情感是如何在单一曲目内部或不同曲目之间转换的。“冷酷的小心脏”的三重组成部分从未被表现得如此明显,也从未被表现得如此高效。乐器的转换以及这些转换背后的原因从未被表现得如此明显,整个规模感和情感之间的联系,受到缓慢而谨慎地制约,或是被低频有目的的驱动而定义。鲜明的吉他重复弹奏段带来了冲击力、精准度和紧张感,提高了背景人声飘浮而有流动性的对比度。当低音鼓点出现时,体现出令人震惊的存在感和扎实程度,同时又与低音吉他保持不断重复模式的声线形成充满脉动、灵巧的相互关系。这是一门摇滚录音的大师课——Divin Noblesse中神曲扬声器可以让你充分享受这一课程本身。

    与低频的速度和清晰度同步实现的是低频的透明度和三维空间感。任何一个摆弄过自己扬声器定位的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清晰度从低频段底部开始,向上延伸到中低频段,再到中频段及以上。在这里我特别将中低频段区分出来,因为一频段给音乐注入了如此多的动力和能量、生命和活力。甚至在处理房间整个布局之前,从信号源器材获得的这种清晰度是中神曲扬声器整个声音的基础,它流畅地呈现出连贯的音乐能量和存在感。你会经常听到某款扬声器的声音被描述成整合良好、连贯、无缝衔接或是平衡,但在Gobels品牌扬声器的表现上,已经远远超出了音调不连续的缺失阶段,并且深入到了音乐能量及其投射的领域。



    歌手迈克尔?基瓦努卡的底鼓也充满了相同的性质,这种清晰度具有坚实的冲击力,可以扩散到所有频段之中,无论是大提琴、钢琴家的右手弹奏、小提琴或是铃铛均受益匪浅。在高频顶端没有任何纤细干瘦的迹象,在中频段没有任何被削减或是弱化的情况——无论在任何频段,都充满了饱满充足的形体感。当你看到扬声器在巨大的中置带式高音单元上下两侧各安排了一只大型中音驱动器时,可能不会感到有啥不得了的地方,直到你联想到有那么多其他品牌扬声器是那么飘浮而缺乏实体感,才能体会到中神曲的可贵之处。如果它是由漫威打造出来的,那么它的“超能力”将是可以把将声音的形体感和清晰度完美结合起来。

    中神曲扬声器的出色音质表现更是意料之中的:具有令人信服的存在感、明晰的声场和令人印象深刻的空间感,共同呈现出几乎几乎完全独立于箱体之外的立体感。有一种说法认为如此庞大的扬声器要想“消失”在听音室中是一个莫大的挑战,但是只要闭上你的眼睛,实际的现场感表现甚至超过不少多声道录音:音乐出现在单独而明确的空间之中,存在于扬声器后方并且不断延伸,乐器的轮廓、规模和高度尤其令人印象深刻。播放吉莉安?韦尔奇的“Time”(《the Revelator》专辑) [Acony ACNY-0103]的主旋律时,一次性录音完成的方式带来了强烈的实体存在感和感染力。

    这是人们所熟悉的这张唱片的录音特征,但中神曲把它带到了一个新的水平之上,奉献出更加集中的能量感和精致感。两把吉他明确的定位,以及韦尔奇的嗓音与她的乐器声音之间形成的自然垂直距离感,再加上David Rawlings的近距离和声所形成的音调区别,你就会产生“他们在面前”这样音乐味十足的现场感。同样的,你不仅仅可以“看到”演奏者,他们的演奏也带给人完美的体验:乐器和歌手的定位和形体感与音乐本身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形成庞大的整体感,而不仅仅是各个细节的简单相加。很难相信两把伴奏吉他和单一的和声,就可以产生如此具有音乐目的性和情感影响力的声音表现,仿佛将录音唱片和音响系统中的精华进行了提炼一样。中神曲确实投射出录音中每一点一滴的寓意和能量的能力。



    中神曲扬声器的投放音乐能量的能力,可以跨越各种不同的音乐类型和各种不同规模的录音方式。The Cure乐队极具感染力的“Love Cats”(the 12″’ single专辑(Fiction ficsx19))一曲开头强烈的鼓声和显着的贝斯弹奏,有着一种稳健、独立但又相互关联的特质,为这首歌带来了开阔但有分寸,同时又持续坚定的节奏。用正确的Teldec均衡曲线播放贝内代托?米凯兰杰利的“皇帝”协奏曲(朱利尼与维也纳交响乐团演奏[Deutsche Grammophon Gesellschaft 2531 385])时,Divin Noblesse扬声器还原出具有空间和力量、清新而有活力的声音,使得整首乐曲显得更加生动。这样的声音具有一种明亮感,但却不能被形容为音调或音质,它存在于演奏时快乐而富有表现力的能量之中,存在于动态和冲击力之中,同时也存在于将现场录音与其他许多录音室录音区分开来的现场感中。这种声音表现不会显得粗糙,也没有过分的冲动,其感染力集中在每个音符的前缘,而余韵又随着时间和空间的变化自然衰减。很少有唱片像这张唱片一样听起来如此生动,也很少有扬声器的声音听起来如此吸引人,如此逼真。

    正是这种听起来充满动态和能量的声音,同时又泰然自若、精准、成熟和受到良好控制,使得中神曲扬声器能够从诸多同类扬声器中脱颖而出。市场有很多扬声器吹嘘它们的带宽表现和高价位,这些扬声器要么是把音乐干巴巴扔到你面前,把音乐本身的色彩全部过滤掉,要么就是用过多的阻尼手段来体现自己的“卓越音质”,从而扼杀了真正的音乐表现力的核心。

    在音乐表现上面,中神曲令人印象深刻而且非常自然,这两者结合起来形成的音质与CH Precision品牌10系列放大器那种不受限制的动态流畅性和音乐流动感完美结合在一起。有时候不同的声音风格确实需要同时得到展现,而我非常希望这两类产品的风格在使用中能够相互结合,其结果自然会非常完美。如果没有瑞士生产的放大器的标准设置输入,我是否能够欣赏到Divin Noblesse扬声器那种丰富多彩的表达方式呢?我从CH Precision品牌的M1.1、VTL品牌的S-400 II和David Berning品牌的Quadrature Z后级放大器这样的搭配上都获得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愉悦感受,但却没能躲过Divin Noblesse扬声器与CH Precision品牌新旗舰型号搭配时带来的震撼,也无法回避在使用后者时与其他放大器相比而产生的巨大音质区别。Divin Noblesse扬声器也没有将这些不同放大器的特性或相较之下的强项掩盖起来:CH Precision品牌的M1.1听起来就像是它那富于动态、权威、谦逊而清醒的自我;VTL品牌的S-400 II则传递出色彩、存在感、力度和能量;而David Berning品牌的Quadrature Z则是快速、敏捷和透明的。在每种不同的放大器搭配中,中神曲都展现出了放大器音质最好的一面,这无疑证明了它本身没有过强的个性。

    中神曲扬声器的表现可以说是非常非常好,因此就算你认为它没有任何缺点或瑕疵,那也是可以理解的。所有音响产品都是在设计上有所妥协的结果,从弯曲波驱动器完全连贯和自然的音调表现转换为更为动态和更高效率的输出能力,Divin Noblesse扬声器不得不在各种音质的优点中取得平衡,并且进行补偿以应对不同类型音乐的挑战。但这句话的关键词是“补偿”。就像音响业界中经常发生的情况一样,对音响产品质量和说服力的真正考验不在于展现产品的优点,而在于如何处理产品的弱点,而在这方面来,Divi做得非常出色。要从Divin Noblesse扬声器身上找到瑕疵需要通过有意识、持续的努力争取去忽略其音乐表现力,因为这种音乐表现会一直吸引你的注意力,从而忘掉它音质上的瑕疵。例如,与Wilson Benesch品牌的Cardinal或Gobel品牌自己的Epoque Aeon扬声器相比,Divin Noblesse扬声器的高音有一种微妙的(确实是非常非常轻微)的弱化,主要体现在弦乐器产生和声略欠一些饱满和华丽,男高音人声的胸腔共振感也略微没那么突出。



    与上述瑕疵相呼应的是低频下半段略微明显的飘浮感,这是在许多效率更高的扬声器系统(至少是那些不够庞大的扬声器)上常见的。在这种情况下,要么你选择有沉重扎实的低频,要么你选择有表现力更强、清晰度更高的低频。当然,我知道自己该选哪一个,对我来说,中神曲的低频表现就倾向于后者。但这种集中的低频能量、解析力和纹理感是以确定的声学物理限制为代价的,这是一种强调自然音调和各频段相互交流基础上的加权选择,而不是任何对填充低频下半段和冲击力的强调。

    不过,我们也不要过分关注于上述差异和区别了。这些差异和区别只有在最深切地聆听最熟悉的曲目并不断地在脑海中以真实空间中的现场乐器为参考时,才会显得比较明显。我听不到30英尺外正在演奏的大提琴那种特有的颤音,但也没有多少扬声器或系统能做到这一点,除非能拿出比现在多得多的钱也许能实现。更重要的是,这些瑕疵在本质上可能是能够消除的,但与替代方案相比,这些瑕疵的存在对音乐感和表现力造成的损失极小。特别是低音的特征是由听音空间决定的,如果将扬声器摆放在一个比现在更小和更加不规范的空间中,你就可以发现,低频下半段的精准解析力将会更加重要。只要为它搭配上超低音扬声器(只要它们的品质足够好,能够赶上中神曲扬声器的水准),凭着不同类型扬声器的强强联手,具备清晰解析力、连贯的声学空间感就会随之而来,同时还会产生更明显的乐器空间感和三维立体感。

    当然了,你听到的不可能只是单一的一只扬声器,而听的是整个音响系统。你可以——确实很有诱惑力——通过选择线材或是选择搭配的电子设备,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微调扬声器最终的声音表现。在评测中神曲的大多数时间里,我选择使用表现出色的CH Precision品牌的10系列电子设备(包括四台L10前级放大器和两台M10后级放大器)进行搭配。这些搭配用的器材不只是提高了音乐和音响方面的表现,同时还设立了绝对中性、自然、逼真、没有任何多余元素的声音标准,而不是显得干瘦和沉闷的音质。毫无疑问,中神曲不仅在这种搭配中获益,而且还进一步在性价比上面获得提升。不过,我也使用了其他的搭配方式,包括使用CH Precision品牌的四台L1后级放大器搭配同厂的M1.1前级放大器、David Berning品牌的Quadrature Z后级放大器与同厂的Connoisseur前级放大器,以及VTL品牌的S-400 II后级放大器搭配同厂最新款的 TL-5.5系列II Signature前级放大器。在每个不同的搭配方案中,中神曲都展现出了电子设备的优点,而不会强调它们的弱点。例如CH Precision品牌的平衡感和清晰度、David Berning品牌的速度和透明度,以及VTL品牌的流畅性、权威感和明确的驱动能力。这显然是扬声器具备良好声学特性和内在音乐性的确定性指标。

    但是要小心,不要在器材搭配上做过头了。上述这些外围电子设备组合中,其内在本身也很平衡。如果形成的组合最终的声音表现太过偏移或是太有个性,中神曲音质中固有的中性表现,将无情地把整个音响器材链条中任何环节的不平衡暴露出来。如果说“内在”这个词似乎在本文中反复出现,那么它确实是反映了中神曲超越同类产品的更深层次和更深结构的品质。为它添加超低音扬声器会给人带来低频向下延伸的感觉,表面上看起来可能是有好处的,但从长远来看,这可能会掩盖了它相当多的优点。因此,一对高质量的超低音扬声器(如Purelow品牌)将是明智的选择,同时也很容易成功。当然了,你也可以痛下决心去买Divin Majestic大神曲扬声器。



    中神曲扬声器即将与经过重新设计的Wilson品牌Alexx V扬声器和Stenheim品牌Ultime Reference Two扬声器一起,成为扬声器市场最受关注的角色,而后两者将为发烧友提供除了Gobel品牌之外的另两种选择。如果以这些扬声器的传统声音表现来考虑,那么Stenheim品牌Ultime Reference Two扬声器的声音会更有存在感和色彩感,而Wilson品牌Alexx V扬声器的声音会更有分量和冲击力。但是这两者是否都能够与中神曲自然的清晰度、瞬态表现、亲切的质感、清晰的表达能力以及由此而来的明晰的音乐味相媲美吗?只有时间会告诉我们答案,如果上述两款扬声器在音乐感交流的素质上能够与Divin Noblesse扬声器接近,那么我们将进入一个真正的扬声器黄金时代。

    中神曲不仅具有巨大的潜力,而且比大多数扬声器都更有能力释放这些潜力。当公司最终把Divin Noblesse扬声器从我手中“夺走”之后,我的确对它充满了深深的怀念。我会怀念它将搭配器材的最佳音质激发出来的非凡能力,我会怀念它的透明音质以及它安装和设置的便利性,但我最怀念的还是它那种轻松、震撼心弦的音乐感。在我听过的扬声器中(还没有比中神曲更便宜的),很少有扬声器可以通过声音表现告诉我是谁写的这首曲子、是谁或是如何演奏的这首曲子,最重要的是为什么要录制这首曲子。如果你想定义(或重新定义)Hi-End音响器材,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阅读全文
  • 青小逗 北京 - 北京 94年年开始HIFI之旅
    评说于2021-08-31 14:44:24
    购买渠道:评测试用产品
    购买价格: 元人民币

    使用环境/使用时间/与它搭配的产品等介绍:


    详细评说:

    【FI-PLAY 评测】Göbel品牌凭借其产品与同类扬声器的截然不同,已经在音响界建立了极为稳固的声誉。例如,Epoque Aeon系列扬声器就是围绕该公司独有的极具创新性的宽频带弯曲波平面驱动器而打造,能够仅凭一只单元就能够覆盖160Hz到31kHz的频段。该系列扬声器与一台iPad大小差不多的平面驱动器放置在箱体正中,在平面驱动器的下方或上方搭配多只相同规格的直径6又3/4英寸(或170mm)低音驱动器。同时,光滑的铝制机箱、大量的放射状棱角、急剧收窄的中部箱体,使得Epoque Aeon系列扬声器看起来与众不同。具备包豪斯学院派风格的简洁轮廓,也使得它成为了市场最为独特的设计,任何人都可以一眼把它分辨出来。



    所以,当Göbel品牌推出Divin(神曲)系列扬声器时,大家都深感震惊,尤其是因为这一系列的第一款产品竟然是旗舰Divin Majestic(大神曲)扬声器(每对售价500,000美元)。这款扬声器为“庞然大物”一词带来了新的含义,不仅是因为它的高度达到2.5米(或近7.5英尺),也是因为单只扬声器重量达到了530公斤(1166磅,明显超过半吨)。角度多变的巨大多面体箱体与直径18英寸低音驱动器的组合,使它看起来甚至比上述数字显示的更大,而整个箱体的沙漏形状和对称感更令视觉上极为壮观,甚至还有威武霸气的感觉。这是一套可以主宰任何听音空间的扬声器系统。不过值得欣喜的是,完美无瑕的漆面、双色外饰和平衡的整体比例也让它具有一种近似雕塑般的视觉完整性,从这一点来说它与Göbel品牌已有的扬声器系列并没有多大的不同。但是,在这种外表的巨大差异之下,这两个扬声器系列在设计思维的相似之处是显而易见的。当然,如果是与其他品牌的同类产品作对比,那么就像Epoque Aeon系列扬声器一样,Divin系列扬声器绝对也是与众不同。

    Göbel品牌的故事要从弯曲波驱动器问世之前讲起。Oliver Göbel最开始是在西门子公司工作,作为设计师兼首席工程师为OEM客户提供扬声器解决方案。凭借对于大多数Hi-End音响品牌来说只能做梦想想的高级研发设备,他发明了刚性振膜弯曲波换能器的设计并获得了专利,最终也成为他之后第一批产品的典型标志。2003年离开西门子公司后,Oliver Göbel创立了Göbel High-End品牌继续开发弯曲波驱动器技术,同时创立了Göbel Audio品牌继续他原来的OEM扬声器设计工作(主要是为Grundig品牌等大客户服务)。然而,自2008年以来,他一直专注于自己在Hi-End音响方面的设计。

    弯曲波驱动器为Göbel品牌及其早期产品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这一技术仍然是当前Göbel品牌旗下Epoque Aeon系列扬声器的核心。这一系列扬声器成为了在较小的听音空间中搭配较低效率的系统的上佳选择。然而,为了应对在更大的听音空间中使用体型更大的扬声器系统这一需求不断增长的市场,Oliver Göbel不得不重新考虑自己在扬声器设计方面的思路。

    Epoque Aeon系列扬声器的设计和声音都是机械-电子极简主义的典范:即在尽可能小的箱体中使用最少的驱动器,同时采用尽可能简单的分频器设计,并保持小的体积。由于减少了这么多的原材料、降低了如此大的设计复杂程度,可以有助于打造一个真正的低失真系统,这样的声音表现已经成为了Göbel品牌的同义词。然而,Göbel品牌接下来面临的挑战是,在保持现有设计的音频带宽和低失真度的同时,打造出一个具备更高效率的扬声器系统,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例如,要想增加扬声器的效率,同时保持音频带宽,那么面临的问题就是扬声器需要直径更多和更大的驱动器,以及体型更大的箱体。

    Oliver Göbel并没有被上述问题吓到,他没有采用实心板材共振来产生声音的方式,而是将实心板材用于减少驱动器和箱体本身产生的机械干扰和声音输出失真。也许神曲系列扬声器看起来与Epoque Aeons系列扬声器完全不同,它们也在音响领域占据了属于各自的不同位置,然而这两种设计背后的思路、工程设计和技术从本质上讲是完全相同的。



    此次评测的扬声器不是Majestic 大神曲,而是Noblesse 中神曲,后者是Divin系列中的次顶级型号。它只有5.5英尺高,重量“仅”有260公斤/570磅,关键是只需要两个人就可以拆开包装并且摆放到位。Göbel品牌出色的包装和对细节的关注进一步提升了摆放的便利性。尽管Divin Noblesse扬声器体型仍然比较庞大、让人印象深刻,但整体来讲已经非常接近普通家用扬声器的尺寸了。除了箱体的造型之外,它还采用了与Divin Majestic大神曲几乎相同的材料、设计理念和整体结构,因此从远处看,它很有可能会被误认为是Divin Majestic大神曲。与Epoque Aeon系列扬声器相似,Divin神曲系列中最小的一款扬声器是半高的Marquis 小神曲,它有3英尺9英寸高,也是Divin系列扬声器中最适合家用的型号。

    Noblesse与Majestic一样都具有21Hz至24kHz的频率带宽,不过前者获得这一数字的代价是整体的灵敏度降低了3dB,“仅仅”为95dB。然而在实际操作中,扬声器的音乐性和音色的还原并不能仅仅靠数字来反映,动态、内部容积和声波的投射面积都会产生影响。但是,如果Noblesse中神曲无法与旗舰型号的声音规模(坦率地说,旗舰型号的声音规模极为惊人)相媲美,它的低频表现仍然称得上是音乐皇冠上的宝石。

    Noblesse 中神曲扬声器采用了非常明显的低损耗/低失真的设计,完美地保持着Göbel品牌的传统。此外,它的声音明显也没有什么声学或是音乐方面的个性,无论是它给录音唱片带来的自然清晰度,还是它将音乐能量投射到房间中的方式,都让人想起在真实空间中的真实乐器。是什么让体型如此庞大的扬声器,声音表现却如此灵活轻松呢?它就像任何一款成功的扬声器一样,由许多不同元素组合在一起,协同工作。为了充分享受这样的扬声器,我们需要挖掘更多更深入的东西。

    但在此之前,让我们先来处理一下这对如此巨大而沉重的扬声器给人带来的明显挑战。我曾在许多音响评测中不仅评测了产品本身,也评测了它们的包装。也就是说,制造商投入到产品中的所有想法和努力,都是为了确保产品易于操作和安装:换句话说,就是随产品附带一套帮助用户完成安装工作的工具。这一理念最初是由Wilson Audio品牌创立的,但在过去的10多年里,其他音响产品制造商也纷纷效仿。这并不让人感到惊讶,音响产品的体积越大,这些需要预先考虑到的因素就越重要。当你在摆放一只重达250公斤、有着完美钢琴漆外饰的扬声器时,你最好希望能够暂时停下来思考一下如何应对在普通大小住宅中进行摆放这一挑战。

    幸运的是,Göbel品牌不仅考虑了这个问题,而且还采用了一个非常实际的解决方案,从每只扬声器的运输包装箱开始便已开始执行。有人也许会问了:不是有很多扬声器都是装在运输包装箱里的吗?没错,确实如此,就算它们没有中神曲扬声器那么重,如何把它们从板条箱底部抬出来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在这一点上,Göbel品牌所做的就是采用一个由三部分组成的运输包装箱。当你用手推车或滚轮将扬声器带包装箱移动到合适的位置之后,你就可以移除靠近扬声器底部的包装箱。然后你只需将整个扬声器连包装箱站立起来(使用包装箱内底部附带的泡沫块,以保护地板不受损)。当包装箱保持垂直状态的时候,你就可以解开剩下的包装部分,轻松地取出扬声器。最重要的是,Göbel品牌还对此提供了详细的图文并茂的流程指南。



    一只非常重的扬声器需要精确地移动到合适的位置,然后同样精确地对它进行调整。幸运的是,Göbel品牌的产品安装指南也涵盖了这些内容。中神曲扬声器采用了四只巨大可调节的不锈钢脚钉。与地板连接的圆形脚钉盘具有33mm细螺距螺纹,每只脚钉盘通过三只大型陶瓷球实现相互隔离。水平孔的设计可以让用户使用一只结实的工具,以可观的精准度调整每只脚钉的高度以及扬声器的姿态。同时,扬声器还附带了一套设计巧妙、由圆顶Delrin材料制成的“拖鞋”移动底座,一旦将其安装在每只脚钉之上,就可以轻松地将扬声器滑动到正确的位置。每只“拖鞋”底座的厚度非常小,这意味着当用户移除这些安装辅助设备后,室内的低频响应仍然会保持未安装“拖鞋”底座时的初始状态,而不会发生改变。这些细节意义重大,表明厂家对产品整体细节有着充分的思考。

    中神曲扬声器外形设计最明显的特点就是对称,不仅使用了镜像驱动器阵列,即一对直径12英寸低音单元和两只直径8英寸中音单元上下对称分布在居中安装的Heil AMT高音单元两端,同时复杂的箱体也呈现左右及上下镜像对称,并且每只低音单元的四只低频反射孔也对称分布在单元四周。巨大的箱体由三聚氰胺树脂/木纤维复合材料,经过高压制成,从而打造出一种易于加工、具有良好自阻尼特性的刚性材料。尽管如此,这个完全没有任何相互平行的表面、在关键位置有大量支撑结构,并在内部分为六个独立腔体的箱体造型相当独特,从结构学的角度来看也是一个令人生畏的挑战。

    然而Göbel品牌在完全这项艰巨任务时没有走任何捷径,这一点特别体现在前面板的设计之上。这是一个80mm厚的加强分层结构,由四层三聚氰胺/纤维层压片和三层聚氨酯胶阻尼层组成。对称前面板的不规则外形意味着每只驱动器都安装在前面板的一个单独分层之中,进一步将其与相邻驱动器隔离开来,有效地降低互调失真对音质的影响。同时,一旦前面板加工成型,3/8英寸(10mm)宽的斜侧面会精准地围绕着前面板边缘进行安装,这意味着将要处理16块独立的箱体侧边,同时要通过精密加工,使得每块侧边的四条边的角度都极为精准。厂家何必要费这么大功夫呢?因为只有这种加工方式,才能够保证了箱体表面钢琴漆的完美光滑,更重要的是,即使在最极端的气候条件下,箱体表面也不会出现开裂或脱层。

    极其复杂的前面板设计,只是厂家通过尺寸、比例、配置和材料选择将箱体的谐振特征降至最低的一个例子,也是基于复杂的结构分析和对谐振的理解进行的一个处理方式。这也体现了Göbel品牌对其产品寿命和实用性的承诺。公司在扬声器的外观上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他们希望无论扬声器最终在哪里使用,这种外观也能够一直保持下去。

    驱动器的设计则是另一个厂家关注每个细节的典范,每只驱动器都经过精心优化,以将热压缩降至最低,将机械稳定性提升至最高,同时消除输出失真(特别是在单元的带通范围之外)。直径12英寸的低音单元和直径8英寸的中音单元采用了外形特别巨大并且大量开孔的音圈,搭配采用纤维增强的纸浆锥盆,形成了实现高效率必须的既轻又坚固的振膜。对弯曲波驱动器的体验则是来自于驱动器的外形、锥盆表面采用的涂层、盆架以及定制的悬边,各种因素对每只驱动器的输出和频宽进行精心地调校。减少频宽外的输出,已经在一些来自Wilson、Focal、Wilson Benesch、Vienna Acoustics等品牌的成熟设计中被证明是非常有好处的。



    但在中神曲扬声器上面,系统优化较上述设计更上一个台阶。在每个中音单元箱体背面,安装有一只有弹性的动能消散器,其密度可变,并且经过精心调校使其工作于某个特定频率之下。同时,低音单元箱体采用了多只内置的Helmholtz谐振器,也经过精心调校,可以吸收密闭空气中不可避免会产生的谐振峰。每只谐振器的开口都被陶瓷海绵振膜封住(可以想象成一片巧克力结构的盘片,只不过要结实很多),一片电阻层将声波能量导入到Helmholtz谐振器的腔体之中,避免非线性能量产生反弹。这种方式可以对密闭的空气体积实现更精准的阻尼,并且不需要使用泡沫等吸音材料,由于其宽频能量吸收特性以及与之相关的能量问题,可以压缩陶瓷海绵振膜之后进行反弹,从而让驱动器振膜与反射导向孔实现类似的输出状态。

    可能很多人看到这里都会问自己:为什么我没想到这一点呢?Göbel品牌独有的解决方案的核心便在于:低频反射导向孔本身。如前所述,对称排列在低音驱动器四周的四只低频反射导向孔,提供了平衡的负载,避免因箱体内部的压力差诱发驱动器任何的不稳定或抖动。

    由于中神曲扬声器采用了成熟的Heil AMT高音单元,你可能会认为在高频段没有多少可做的了,但是在高音单元振膜的左右两侧,Göbel品牌仍然采用了定制的技术。高音单元的前面板采用了专利的号角外形,由实心合金块经过机械加工而成,其弧度经过仔细计算,以匹配中音单元的声波投射模式(这是一个经常被低估的要点,常常会导致扬声器分频点附近的频段不够连续)。高音单元标准的后方腔体被被经过精心处理的全新结构和阻尼材料完全取代,使得对驱动器的频率平衡、基频共振和频宽外的输出具有更加有效的控制。所有这些都是高音单元无缝集成到扬声器系统之中并形成一个整体的关键所在。

    中神曲扬声器的分频器并非只是安装在密封的独立箱体中,而且分频器的每个支架也被依次封装在一个密封的盒子中,然后作为一个整体以机械方式与箱体实现完全隔离。Göbel品牌对分频器的诸多部件进行了特殊处理,特别是巨大的空心低频电感,厂家对其进行深度真空处理,再经过环氧树脂浸渍,以进一步抑制机械振动。最后,驱动器和分频器都是采用Göbel品牌自家生产的Lacorde Statement内部线材进行连接。这样来看,我感觉没有什么方面被忽略了,可以说是面面俱到。当前,音响设计师几乎总是受限于某种偏狭隘的视野(将自己擅长的方面优先考虑而不是其他),因此最成功的扬声器设计必然也是最全面的——很少有音响厂家像Göbel品牌将工程设计做到这般全面的考虑。

    请注意,我使用“工程设计”这个词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不仅因为它不仅表示一种行为,也表示一种判断。当谈到音响营销和评测时,“过度的工程设计”已经成为一种赞美的术语。但在许多情况下,这与事实相去甚远。例如对扬声器来说,“过度的工程设计”就像不达标的工程设计那样,会造成绝对的损害以及性能下降。简单地把更多的重量、更多的支撑结构和更多的固定方法堆砌到扬声器箱体之上,就会像用过多的阻尼材料填充箱体内部空间以消除不必要的谐振一样,必然会对音乐性造成破坏。就像超重的箱体会吸收并且缓慢释放声波能量,造成输出声音的模糊和混乱一样,这样的材料堆砌无疑也会破坏扬声器的动态表现。

    相反,上述举例的那种情况下,需要在密闭的空间中以及密闭箱体本身,进行辨别并且消除不必要的谐振,同时,如果你想要有效地处理这种情况并且要防止谐振干扰到其他频率或是失去控制,这几乎是需要外科手术般的精准。因此,随着扬声器的箱体越来越大,这一问题就变得格外复杂,越来越难以处理。这也是为什么如果你考虑到并且可以理解想要从单只大小与读者文摘杂志相仿的硬性平板高音单元,获得控制良好、宽频带的振动输出的必要性时,就应该很清楚相同的知识和技能必须被反向运用,才能够控制不必要的结构谐振。你参考一下中神曲扬声器的设计,然后就能理解为什么一般处理方案是相似的,但实际运用中却完全不同。

    这对扬声器的声音表现让我感到震惊的第一个特征是其干净利落的清晰度,尤其在低频段最明显。与许多其他效率更高、动态响应更快速的扬声器系统一样,中神曲扬声器的低频表现在扎实的基础上又显示灵活、清晰、快速,而不是那种沉闷、厚重和浮肿低频。这和现场表演时的低频表现很像。对于管弦乐队来说,是否会经常带来超过人耳听觉、让人骨骼都为之振动的低频呢?事实上非常罕见。跳舞俱乐部和摇滚音乐会产生的那种可以刺激你在舞池里蹦来跳去的低频全是庞大而谐振充足的扬声器箱体和大量的放大器制造出来的,与音响高保真没有任何关系。

    事实上,Göbel品牌非常努力并且非常有效地消除了产生单音符低频的电子和物理缺陷。你只要听一下几乎所有爵士乐唱片中的低频表现,马上就会明白我的意思。我们可以用查理•明格斯演绎艾灵顿标准的“Mood Indigo”(来自重新发行的45转《Mingus MingusMingusMingus Mingus[Impulse!/模拟发行54]》专辑)一曲为例子。轻松愉快的节奏和看似简单的旋律都由低音大提琴来承载,以稳定、扎实的音高和定位来加强轻松的小号线条。进入到延长的演绎阶段,你可以听到清晰的乐曲模型和乐句,让你忘记了整个音响系统,为流畅灵巧的演奏而惊叹,明格斯以轻微的强调从初始的旋律中演化出单音符或双音符的变化,偶尔出现在其丰富多彩的演绎之中。音符的间距和位置、频率和时间都很清晰,你几乎可以想象出查理的手在琴弦上弹奏。



    中神曲扬声器这种可以区分经常是最为混乱的频率的能力也能扩展到不不同种类的音乐之中。在播放约翰•亚当斯的《颤音环》(极简主义[Erato/Warner Classics出品082564604378]专辑)一曲时,第一乐章“振动与颤抖”贯穿了整个弦乐器的高把位弹奏,直到低音部以一种重复、颤抖、摇摆的状态参与进来,使得整支曲目都为之而振颤。大多数全音域扬声器都能发出深潜入地、几乎从地底发出的隆隆低频来为整个频段打下基础。而Divin Noblesse中神曲扬声器捕捉到了所有低频的飘浮和跃动,完美地再现出了现场演奏的作品所产生令人兴奋的低频能量。同样的,电影《锅匠、裁缝、士兵、间谍》(SilvaScreen SILLP 1369)中精心编排、充满Scandi爵士风格的配乐中,结合了原声、电声和合成低音等多种元素,与歌手迈克尔•基瓦努卡经典的“冷酷的小心脏”(来自Love & Hate [Polydor 02547 83458]专辑)一曲一起,展示出这对扬声器的低频可以毫不努力地超越两个维度(即音高和节奏),进入最重要的第三个维度(即情绪)之中,为每一首曲目提供了扬声器自己单独定义的情感基调,也展示出情感是如何在单一曲目内部或不同曲目之间转换的。“冷酷的小心脏”的三重组成部分从未被表现得如此明显,也从未被表现得如此高效。乐器的转换以及这些转换背后的原因从未被表现得如此明显,整个规模感和情感之间的联系,受到缓慢而谨慎地制约,或是被低频有目的的驱动而定义。鲜明的吉他重复弹奏段带来了冲击力、精准度和紧张感,提高了背景人声飘浮而有流动性的对比度。当低音鼓点出现时,体现出令人震惊的存在感和扎实程度,同时又与低音吉他保持不断重复模式的声线形成充满脉动、灵巧的相互关系。这是一门摇滚录音的大师课——Divin Noblesse中神曲扬声器可以让你充分享受这一课程本身。

    与低频的速度和清晰度同步实现的是低频的透明度和三维空间感。任何一个摆弄过自己扬声器定位的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清晰度从低频段底部开始,向上延伸到中低频段,再到中频段及以上。在这里我特别将中低频段区分出来,因为一频段给音乐注入了如此多的动力和能量、生命和活力。甚至在处理房间整个布局之前,从信号源器材获得的这种清晰度是中神曲扬声器整个声音的基础,它流畅地呈现出连贯的音乐能量和存在感。你会经常听到某款扬声器的声音被描述成整合良好、连贯、无缝衔接或是平衡,但在Göbels品牌扬声器的表现上,已经远远超出了音调不连续的缺失阶段,并且深入到了音乐能量及其投射的领域。

    歌手迈克尔•基瓦努卡的底鼓也充满了相同的性质,这种清晰度具有坚实的冲击力,可以扩散到所有频段之中,无论是大提琴、钢琴家的右手弹奏、小提琴或是铃铛均受益匪浅。在高频顶端没有任何纤细干瘦的迹象,在中频段没有任何被削减或是弱化的情况——无论在任何频段,都充满了饱满充足的形体感。当你看到扬声器在巨大的中置带式高音单元上下两侧各安排了一只大型中音驱动器时,可能不会感到有啥不得了的地方,直到你联想到有那么多其他品牌扬声器是那么飘浮而缺乏实体感,才能体会到中神曲的可贵之处。如果它是由漫威打造出来的,那么它的“超能力”将是可以把将声音的形体感和清晰度完美结合起来。

    中神曲扬声器的出色音质表现更是意料之中的:具有令人信服的存在感、明晰的声场和令人印象深刻的空间感,共同呈现出几乎几乎完全独立于箱体之外的立体感。有一种说法认为如此庞大的扬声器要想“消失”在听音室中是一个莫大的挑战,但是只要闭上你的眼睛,实际的现场感表现甚至超过不少多声道录音:音乐出现在单独而明确的空间之中,存在于扬声器后方并且不断延伸,乐器的轮廓、规模和高度尤其令人印象深刻。播放吉莉安•韦尔奇的“Time”(《the Revelator》专辑) [Acony ACNY-0103]的主旋律时,一次性录音完成的方式带来了强烈的实体存在感和感染力。

    这是人们所熟悉的这张唱片的录音特征,但中神曲把它带到了一个新的水平之上,奉献出更加集中的能量感和精致感。两把吉他明确的定位,以及韦尔奇的嗓音与她的乐器声音之间形成的自然垂直距离感,再加上David Rawlings的近距离和声所形成的音调区别,你就会产生“他们在面前”这样音乐味十足的现场感。同样的,你不仅仅可以“看到”演奏者,他们的演奏也带给人完美的体验:乐器和歌手的定位和形体感与音乐本身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形成庞大的整体感,而不仅仅是各个细节的简单相加。很难相信两把伴奏吉他和单一的和声,就可以产生如此具有音乐目的性和情感影响力的声音表现,仿佛将录音唱片和音响系统中的精华进行了提炼一样。中神曲确实投射出录音中每一点一滴的寓意和能量的能力。

    中神曲扬声器的投放音乐能量的能力,可以跨越各种不同的音乐类型和各种不同规模的录音方式。The Cure乐队极具感染力的“Love Cats”(the 12″’ single专辑(Fiction ficsx19))一曲开头强烈的鼓声和显着的贝斯弹奏,有着一种稳健、独立但又相互关联的特质,为这首歌带来了开阔但有分寸,同时又持续坚定的节奏。用正确的Teldec均衡曲线播放贝内代托•米凯兰杰利的“皇帝”协奏曲(朱利尼与维也纳交响乐团演奏[Deutsche Grammophon Gesellschaft 2531 385])时,Divin Noblesse扬声器还原出具有空间和力量、清新而有活力的声音,使得整首乐曲显得更加生动。这样的声音具有一种明亮感,但却不能被形容为音调或音质,它存在于演奏时快乐而富有表现力的能量之中,存在于动态和冲击力之中,同时也存在于将现场录音与其他许多录音室录音区分开来的现场感中。这种声音表现不会显得粗糙,也没有过分的冲动,其感染力集中在每个音符的前缘,而余韵又随着时间和空间的变化自然衰减。很少有唱片像这张唱片一样听起来如此生动,也很少有扬声器的声音听起来如此吸引人,如此逼真。

    正是这种听起来充满动态和能量的声音,同时又泰然自若、精准、成熟和受到良好控制,使得中神曲扬声器能够从诸多同类扬声器中脱颖而出。市场有很多扬声器吹嘘它们的带宽表现和高价位,这些扬声器要么是把音乐干巴巴扔到你面前,把音乐本身的色彩全部过滤掉,要么就是用过多的阻尼手段来体现自己的“卓越音质”,从而扼杀了真正的音乐表现力的核心。

    在音乐表现上面,中神曲令人印象深刻而且非常自然,这两者结合起来形成的音质与CH Precision品牌10系列放大器那种不受限制的动态流畅性和音乐流动感完美结合在一起。有时候不同的声音风格确实需要同时得到展现,而我非常希望这两类产品的风格在使用中能够相互结合,其结果自然会非常完美。如果没有瑞士生产的放大器的标准设置输入,我是否能够欣赏到Divin Noblesse扬声器那种丰富多彩的表达方式呢?我从CH Precision品牌的M1.1、VTL品牌的S-400 II和David Berning品牌的Quadrature Z后级放大器这样的搭配上都获得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愉悦感受,但却没能躲过Divin Noblesse扬声器与CH Precision品牌新旗舰型号搭配时带来的震撼,也无法回避在使用后者时与其他放大器相比而产生的巨大音质区别。Divin Noblesse扬声器也没有将这些不同放大器的特性或相较之下的强项掩盖起来:CH Precision品牌的M1.1听起来就像是它那富于动态、权威、谦逊而清醒的自我;VTL品牌的S-400 II则传递出色彩、存在感、力度和能量;而David Berning品牌的Quadrature Z则是快速、敏捷和透明的。在每种不同的放大器搭配中,中神曲都展现出了放大器音质最好的一面,这无疑证明了它本身没有过强的个性。

    中神曲扬声器的表现可以说是非常非常好,因此就算你认为它没有任何缺点或瑕疵,那也是可以理解的。所有音响产品都是在设计上有所妥协的结果,从弯曲波驱动器完全连贯和自然的音调表现转换为更为动态和更高效率的输出能力,Divin Noblesse扬声器不得不在各种音质的优点中取得平衡,并且进行补偿以应对不同类型音乐的挑战。但这句话的关键词是“补偿”。就像音响业界中经常发生的情况一样,对音响产品质量和说服力的真正考验不在于展现产品的优点,而在于如何处理产品的弱点,而在这方面来,Divi做得非常出色。要从Divin Noblesse扬声器身上找到瑕疵需要通过有意识、持续的努力争取去忽略其音乐表现力,因为这种音乐表现会一直吸引你的注意力,从而忘掉它音质上的瑕疵。例如,与Wilson Benesch品牌的Cardinal或Göbel品牌自己的Epoque Aeon扬声器相比,Divin Noblesse扬声器的高音有一种微妙的(确实是非常非常轻微)的弱化,主要体现在弦乐器产生和声略欠一些饱满和华丽,男高音人声的胸腔共振感也略微没那么突出。



    与上述瑕疵相呼应的是低频下半段略微明显的飘浮感,这是在许多效率更高的扬声器系统(至少是那些不够庞大的扬声器)上常见的。在这种情况下,要么你选择有沉重扎实的低频,要么你选择有表现力更强、清晰度更高的低频。当然,我知道自己该选哪一个,对我来说,中神曲的低频表现就倾向于后者。但这种集中的低频能量、解析力和纹理感是以确定的声学物理限制为代价的,这是一种强调自然音调和各频段相互交流基础上的加权选择,而不是任何对填充低频下半段和冲击力的强调。

    不过,我们也不要过分关注于上述差异和区别了。这些差异和区别只有在最深切地聆听最熟悉的曲目并不断地在脑海中以真实空间中的现场乐器为参考时,才会显得比较明显。我听不到30英尺外正在演奏的大提琴那种特有的颤音,但也没有多少扬声器或系统能做到这一点,除非能拿出比现在多得多的钱也许能实现。更重要的是,这些瑕疵在本质上可能是能够消除的,但与替代方案相比,这些瑕疵的存在对音乐感和表现力造成的损失极小。特别是低音的特征是由听音空间决定的,如果将扬声器摆放在一个比现在更小和更加不规范的空间中,你就可以发现,低频下半段的精准解析力将会更加重要。只要为它搭配上超低音扬声器(只要它们的品质足够好,能够赶上中神曲扬声器的水准),凭着不同类型扬声器的强强联手,具备清晰解析力、连贯的声学空间感就会随之而来,同时还会产生更明显的乐器空间感和三维立体感。

    当然了,你听到的不可能只是单一的一只扬声器,而听的是整个音响系统。你可以——确实很有诱惑力——通过选择线材或是选择搭配的电子设备,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微调扬声器最终的声音表现。在评测中神曲的大多数时间里,我选择使用表现出色的CH Precision品牌的10系列电子设备(包括四台L10前级放大器和两台M10后级放大器)进行搭配。这些搭配用的器材不只是提高了音乐和音响方面的表现,同时还设立了绝对中性、自然、逼真、没有任何多余元素的声音标准,而不是显得干瘦和沉闷的音质。毫无疑问,中神曲不仅在这种搭配中获益,而且还进一步在性价比上面获得提升。不过,我也使用了其他的搭配方式,包括使用CH Precision品牌的四台L1后级放大器搭配同厂的M1.1前级放大器、David Berning品牌的Quadrature Z后级放大器与同厂的Connoisseur前级放大器,以及VTL品牌的S-400 II后级放大器搭配同厂最新款的 TL-5.5系列II Signature前级放大器。在每个不同的搭配方案中,中神曲都展现出了电子设备的优点,而不会强调它们的弱点。例如CH Precision品牌的平衡感和清晰度、David Berning品牌的速度和透明度,以及VTL品牌的流畅性、权威感和明确的驱动能力。这显然是扬声器具备良好声学特性和内在音乐性的确定性指标。

    但是要小心,不要在器材搭配上做过头了。上述这些外围电子设备组合中,其内在本身也很平衡。如果形成的组合最终的声音表现太过偏移或是太有个性,中神曲音质中固有的中性表现,将无情地把整个音响器材链条中任何环节的不平衡暴露出来。如果说“内在”这个词似乎在本文中反复出现,那么它确实是反映了中神曲超越同类产品的更深层次和更深结构的品质。为它添加超低音扬声器会给人带来低频向下延伸的感觉,表面上看起来可能是有好处的,但从长远来看,这可能会掩盖了它相当多的优点。因此,一对高质量的超低音扬声器(如Purelow品牌)将是明智的选择,同时也很容易成功。当然了,你也可以痛下决心去买Divin Majestic大神曲扬声器。

    中神曲扬声器即将与经过重新设计的Wilson品牌Alexx V扬声器和Stenheim品牌Ultime Reference Two扬声器一起,成为扬声器市场最受关注的角色,而后两者将为发烧友提供除了Göbel品牌之外的另两种选择。如果以这些扬声器的传统声音表现来考虑,那么Stenheim品牌Ultime Reference Two扬声器的声音会更有存在感和色彩感,而Wilson品牌Alexx V扬声器的声音会更有分量和冲击力。但是这两者是否都能够与中神曲自然的清晰度、瞬态表现、亲切的质感、清晰的表达能力以及由此而来的明晰的音乐味相媲美吗?只有时间会告诉我们答案,如果上述两款扬声器在音乐感交流的素质上能够与Divin Noblesse扬声器接近,那么我们将进入一个真正的扬声器黄金时代。

    中神曲不仅具有巨大的潜力,而且比大多数扬声器都更有能力释放这些潜力。当公司最终把Divin Noblesse扬声器从我手中“夺走”之后,我的确对它充满了深深的怀念。我会怀念它将搭配器材的最佳音质激发出来的非凡能力,我会怀念它的透明音质以及它安装和设置的便利性,但我最怀念的还是它那种轻松、震撼心弦的音乐感。在我听过的扬声器中(还没有比中神曲更便宜的),很少有扬声器可以通过声音表现告诉我是谁写的这首曲子、是谁或是如何演奏的这首曲子,最重要的是为什么要录制这首曲子。如果你想定义(或重新定义)Hi-End音响器材,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阅读全文